发布时间 : 2019-04-27 / 热度 : 1775 ℃

蝶舞九天

作者 : 林年贞

f

风凄凄
雨潇潇
英雄侠女蝶剑泪
空悲切
生余恨
化作尘缘了残梦
……
秋风洒洒,黄沙漫天。古老的相思镇悄悄地让初冬的气息弥漫着。微寒的北风从城墙的上空掠过,惊起一群晚离的大雁。
这是令人悲戚的季节。
令孤真来到这里就碰上初冬的第一场寒流,寒凛的北风拂动着他那一袭薄薄的素白的衣衫。但他却没有一点点寒意。令孤真沉吟着,似有所思地行着。晚风从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掠过,几络黑发盖着他那明澈晶莹的星目,他不时用手撩开眼前的散发,眼角飘移之际,他的眼神带着几许忧郁却又露出一丝刚毅。
街上行人无几,在这样寒风潇潇的傍晚,是没有人愿意出来随意走动的。
令孤真刚转过一道墙角,忽然瞥见墙上有一朵用剑刻的白玉兰。他心头一沉,摇摇头叹息道:“这是何苦呢!”又是一声长叹,转身步入一家酒店。
抽刀断水水更流。
举杯浇愁愁更愁。
有时,酒是一种圣物,是男人最好的归宿。
酒是断肠酒,人是断肠人。
情凭酒意情愈浓。
店小二显然从未见过如此豪饮之人,他瞪着眼睛,呆呆地愣瞧着令孤真。
令孤真的面前,五只空酒壶成兰形摆在桌子上。
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,唉,令孤真啊令孤真,你孤身浪荡天涯,傲啸江湖,难道也要为情所困?”他把头一仰,喝下最后一壶酒,击缶而歌:
“风凄凄
雨潇潇
英雄侠女蝶剑泪
空悲切
生余恨
化作尘缘了残梦
逐月流韵华
情满江
碣石潇湘
苍茫有河
清风化凤伴吾行
歌声豪迈,气冲九天,荡气回肠,歌声勾起人无限愁肠,谁道英雄不言愁?只因未到愁深处。
一曲《江湖行》歌罢,令孤真一时兴起,翻身跃起,身体在空中划了一道很美的弧线,如一只翩然起舞的白蝶。酒店内立时荡起一阵轻风,仿佛是白蝶带来的馥香。
令孤真指如钢锥,在墙壁上奋指疾上,指势气势磅礴,仿佛万马脱缰,奔泉泻瀑;又如彩云流荡,情意绵绵。一首狂草书就的《江湖行》一下子跃于墙壁。令孤真写完,似已心力交瘁,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,复仰天长啸,啸声中充满着无奈,幽怨。
啸声刚止,一阵幽美、凄怨的歌声相应而来,歌声充满柔情,在长长的哀怨之中释然而出,把一个女人所有的幽情颂尽,交织着万千惆怅。
令孤真脸色一变,显出痛苦的神情,他苦笑一声,抛下一锭银子飞身离开酒店。他的身影刚逝,酒店又飘起一股白玉兰般的馨香。一位蒙着面纱的女郎迷一般出现在酒店。
她发髻高挽,珠贝垂颜。面纱内一双晶莹幽怨的星眸流转如月光;一个小巧玲珑的鼻子令人忍不住伸手抚摸;唇如贝玉。一袭紧身的白衣把她那特有的高贵的魅力毫无保留地显露出来。
女郎扫视酒店一眼,幽幽地说:“令孤师兄,为什么你总是逃避我呢?”她来到令孤真写的就的《江湖行》的墙壁前,静静地看了一会忽而水袖舞动,当她消失的时候,一朵含苞欲放的白玉花已刻在墙上。
落英山顶。
黄昏。夕阳。
一棵千年老松在夕阳的映照下,显得是那样的朦胧可人。树下,一石台旁,安然坐着两个执子对奕的人。晚风飘过,须发飘逸,显得是那样的宁静、安谥。
“道是无情却有情,令孤真,你的心还在红尘之中啊!”
“唉!大愚禅师,想当年你还不是像我一样,但现今你自问能摆脱得了吗?”
大愚禅师放下手中的棋子,眺目远方,露出一丝苦笑。
“过去的总要过去,就让它随风而逝吧。情这一关,自古以来,困挠多少英雄豪杰!令多少似金年华付之流水啊!”
“大师你能慧剑斩情丝,断绝尘缘,青灯木鱼,一了百了,但我不能,我欠她太多,太多了。”
“可她最终还是青衣古灯为伴,是我害了她。”
两人说到伤心处,竟忍不住抱头痛哭,哭罢又仰天长笑,声震四野。
笑声中是俗气的解脱,是对红尘的嘲讽。
哭笑当歌。
人生如歌,又岂能哭笑能了?
远处的枫林中,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呆呆地站在那里,少的是酒店露脸的女郎,老的却是一尼姑。两人伫立在枫林中,好像风中的落叶一般随风飘摇。
“难道他也要削发为僧,看破红尘吗?”女郎幽幽而喃。
“不!他不会的,绝对不会。”
为什么不会?这个问题在两人心中飘荡不已。
“三天之后,凤儿,三天之后将是你幸福的终定时刻,令孤真,潘玉,两人都是当今傲啸江湖的奇人,武林中的佼佼者,一个为你痴迷,另一个却故意躲避你,命运真是捉弄人啊!”
三天后,是令孤真和“玉面神龙”潘玉在断情崖的决斗时间。这是一场为情而战的打斗。
三天,说短,它可以瞬间转眼而过;说长,它却是决定一个人一生幸福的时刻。对于司马凤来说,这是她最痛苦的一段时间。在这三天里,司马凤茶饭不思,整个人都憔悴起来。她一想到两个人其中一个要因为自己而付出代价就忍不住悲痛起来,这种痛苦像火焰一般煎熬着她。她钟情于青梅竹马的师兄令孤真,但她和潘玉却定有娃娃亲。正因为如此,令孤真才故意躲着她。
三天后。
断情崖。
生死别离的断情崖,自古以来,多少痴情男女在这里留下爱情的种子,又有多少幽情怨恨在这里了结。有词为证:
一曲剑歌悲从行,
潇湘浪天涯,
生死两别离。
情意深深,
半截思情弦。

英雄儿女泪沾巾,
有客梦中来,
莫道不断魂
断情崖前,
俪影俩憔悴。
三条白影在崖前伫立,秋风悲戚,情意凄美。断情崖在寒风中愈显悲壮。
令孤真与潘玉相对而立,很久。
“出手吧!”
“是应该出手了。”
两声龙啸循空而起,两道人影在空中相遇,随即交起手来,速度快如闪电。慢慢的只能看见两条白白的影子而不见其人。崖前啸声不绝,彼伏此起,傲气干云。
司马凤满脸痛苦地盯着两人搏斗,她不想双方任何一个为她而受伤。但这可能吗?
令孤真又是一声长啸,施展出平生笑傲江湖的“蝶舞九天”,刹时,潘玉的四周全是白白的蝶影,白蝶虚幻万变,层出不穷,一浪接一浪攻向潘玉全身要穴。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山峰中回荡着令孤真的啸声,声音气荡乾坤。
潘玉亦不敢怠慢,他施出自己的绝技“神龙百变”来。刹时,崖谷上空,无数恍恍惚惚的影子交错相斗蝶影龙形虚幻相生,真是武材中绝无仅有的一场决斗。
但潘玉最终还是技差一筹,五百招一过,他渐感吃力,而令孤真的内力似乎源源不绝,一层又一层向自己压来。他自知取胜无望,双目含情脉脉地望了司马凤一眼,举掌向天灵盖拍去。
令孤真想不到潘玉会自尽,惊慌之中连忙使出“蝶恋尘缘”绝技,双手快如闪电一下子点住潘玉手上的穴位,使他的内力暂失,再一招“梦蝶摇曳”把潘玉从断情崖前拉了回来。
蝶形一下子消失了,两人木立当场。司马凤飞一般奔向两人。却又不知该安慰哪一个,顿时手足无措起来。
此时,山道上缓缓地走来两道人影,一色的佛衣禅袍,蓑衣草鞋。瞬间,两人已来到崖前,却是大愚禅师与在落英山露面的尼姑。
大愚禅师来到潘玉跟前,伸手解开他身上的穴道,说:
“潘施主,何必如此呢!情缘烦恼,你命中注定有此劫。”
潘玉跪向大愚禅师,道:
“请大师为我了绝尘缘。”
大愚禅师抚摩着潘玉的头道:
"你是与佛有缘之人,随我走吧!”说完和老尼转身而去。
潘玉来到司马凤和令孤真面前,抱手合什道:
“多谢令孤兄救命之恩,日后有机会定当涌泉以报,祝你们白头偕老。”
说完深深一揖,追随大愚禅师而去。
令孤真和司马凤相视而立,所有的辛酸别离一下子烟消云散,俩人情不自禁拥抱起来。良久,俩人才离开断情崖,令孤真击掌高歌:
“风凄凄
雨潇潇
英雄侠女蝶剑泪
空悲切
生余恨
化作尘缘了残梦
逐月流韵华
情满江
碣石潇湘
苍茫有河
清风化凤伴吾

关键字 : 小说 武侠

【版权声明】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作者的所有文字,版权均属该作者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:稿件来源:“贞观志”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上一主题: 没有了 下一主题: 长篇小说连载:黑梦时代-第一章

评论一下

comments

评论

有话好好说。Have something to say.

www.linnianzhen.com

贞观之誌

记录,默写,存档,我对于這个世界的一些看法!诗歌,小说,杂文表达的是我对这个世界的感悟,与您一起分享,更多的文章请搜索关键词!